档案4 第102章 沉重的打击(1/2)

医生的这句话就像炸弹一样,翁的一声在所有人脑袋中爆炸,尤其是吴沛的父亲,他走上把沈觅顶开,双手揪着医生的衣领质问道。

“大脑消失?你到底是什么意思!”

沈觅和吴教授一并上前,一人各种抓一只手,并且在吴沛父亲旁边劝说着,让他先把手松开,先听医生把话说完。

医生见吴沛父亲终于松开双手,于是开口说道。

“当时我们需要打开伤者的头骨为伤者止血,不久前才照过CT,但是我们打开头盖骨之后,里面竟然是空的,仿佛大脑从来就没存在过一样。”

讲到这里,医生下意识咽了咽口水,继续说道:“诡异的是,里面残留了一点组织,我和副刀医生都认为,这是脑组织,我们当时出现了一个令我们自己也难以置信的想法。”

沈觅见医生低下头,可能因为冲击太大,对自己的想法产生了认知怀疑,所以没继续说下去,于是立刻追问道。

“你是想说他的大脑不是消失,而是被某种东西快速蚕食掉?”

“对!”医生猛地抬起头来看向沈觅:“就是这个意思,但一切还有待后续尸检,因为太过诡异了,我们已经联系了警方进行备案。”

在医生离开后,现场的人还是依旧在沉默着,吴沛的死已经让人难以接受,现在居然连死因也那么诡异,就在此时,吴沛父亲忽然开口说道。

“一定是有人下蛊了。”

“伯父,您是说那种传闻中以特殊方法培养而成的神秘毒物?”沈觅问道。

吴沛父亲点了点头:“没错,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去过一些少数民族的部落,见识过他们炼制蛊毒,虽然种类很多,不过大部分毒物都是以蚕食内脏而致人死亡。”

“所以您认为,是有人给吴沛下蛊了,他的大脑是被毒物蚕食了?但是,那毒物又在哪里呢?如果真的存在,医生在手术时应该能看见。”

吴沛父亲正想继续说些什么事,吴教授拍了拍他的肩膀,说道。

“大哥,先别多想了,我送你回去吧,之后我们还要料理小沛的后事。”

吴沛父亲点了点头,准备转身离去,沈觅还想说些什么时,吴教授对他摇了摇头,示意他暂时不要再说了,沈觅只能看着他们离开。

曹嘉雯也扶着郑晓慧,连同对方父母一并跟在两位老人后面,一行人离开这个伤心地。

现场只剩下沈觅一人站在原地,他转身看向手术室的大门,吴沛的尸体还在里面,此刻他非常想进去查看一下,他想知道吴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早上还帮着接新娘,吴沛当时的笑容沈觅依然清晰记得,他看得出来,吴沛是真的很开心,在给对方父母奉茶的时候,那个笑容不仅幸福,而且还对未来充满着期待。

没想到一天都还没过去,竟然就发生了这样的事,两人前不久还在聊天,那家伙还刁侃了自己,真的够不要脸的。

沈觅回到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